熱線電話:182-1006-2835、159-1097-4236
新聞資訊

美國最強芯片巨頭衰落:“我們是咎由自!”

時間:2022/8/8 14:52:46     企業:歐洲機床與智能制造網

 最近,芯片行業發生了一件大事。

AMD的市值,又一次超過了英特爾。

英特爾CEO帕特·基辛格承認,股價下跌是咎由自取,股價確實該跌!

曾經的最強芯片企業,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落的?

01跌下王座

英特爾曾是芯片行業的王者,這個應該是毫無爭議的。

從技術先驅的角度看,今天深刻影響行業發展的摩爾定律,便是出自英特爾創始人之一的戈登·摩爾。

從引領行業的角度看,英特爾與微軟組建的“Wintel”聯盟,從1980年代就主導、推動了全球PC市場。

早在1992年,英特爾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半導體供應商。

彼時,英特爾不會正眼看AMD。

雖然與英特爾一樣,AMD的創始人同樣出自仙童半導體。

但是,自創辦之日起,AMD就一直被英特爾壓著打。

為了避英特爾鋒芒,AMD選擇成本較低、經濟實惠的中低檔芯片組,以“性價比”求生存。

1659938466549249.png

仙童半導體創始人

芯片行業很多人都認為,英特爾完全有能力干掉AMD,之所以沒下狠手,是為了培養一個不算強大的對手,避免反壟斷的麻煩。

即便是英特爾手下留情,2014年,AMD差一點就破產了。

今天再看這兩位對手,AMD蒸蒸日上,英特爾卻已跌下王座。

標志之一便是市值,今年2月,AMD市值史上首次超過英特爾。

就在前兩天,AMD市值又一次超過英特爾。

現在再看,AMD市值超過英特爾200多億美元,兩者差距開始拉大了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34.jpg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39.jpg

市值對比

一兩次超過可能是偶然,差距拉大就有必然的原因了。

老對手曾經只能看著自己的背影,現在卻跑到自己前面了,難怪英特爾CEO都說了喪氣話。

如果將今天的股價與2016年對比,英特爾的衰落就更具象了。

2016年,英特爾的股價是31美元;現在是36美元。整整6年過去了,增幅只有16%。

反觀AMD,股價從2.2美元漲到了102美元,增長了40多倍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42.png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45.png

股價趨勢對比

投資英特爾的股民,心涼了。

股價是“面子”,“里子”是營收出了問題。

7月29日,英特爾公布財報,2022年第二季度營收153億美元,同比下降22%。并由盈轉虧,該季度凈虧損5億美元,而去年同期盈利51億美元。

此外,英特爾下調全年業績預期,預計2022年全年營收650-680億美元。

要知道,4年前,英特爾的營收已經超過700億美元了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49.png

英特爾營收增長趨勢

再看競爭對手AMD,第二財季營收同比增長70%,凈利潤更是大增119%。

4年間,AMD營收增長了3倍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52.png

AMD營收增長趨勢

正所謂,此消彼長。

從某種意義上說,英特爾的“蛋糕”,被AMD搶走了。

另一個可供觀察的視角是PC市場份額,AMD占比持續增長至30%,達到了歷史最高點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54.png

AMD與英特爾市場份額對比

最近幾年,全球芯片供不應求。

曾經的王者英特爾,營收不增反減,連口湯也沒喝到。

02時代變了

“我們是自身成功的囚徒。”

諾基亞前董事長兼CEO約瑪·奧利拉曾這樣評價諾基亞應對新機會的表現。

這句話,用在今天的英特爾身上,也非常合適。

王座坐久了,往往會失去憂患意識。

正所謂船大調頭難。

對英特爾這樣的巨輪來說,改變航向,駛入一個陌生的領域,太難了。

特別是,時代變了。

2010年前后,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的普及,開始沖擊PC市場。

2021年,全球PC出貨量3.4億臺。

看起來不少,但要知道,10年前,全球PC出貨量已經超過了3.5億臺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35959.jpg

全球PC歷年出貨量

PC業務是英特爾的主要收入來源,市場萎縮,自然影響了其營收。

比如,2022年第二季度,英特爾PC營收下降了25%,成為拖累整體業績的主要因素。

面對洶涌而來的移動互聯網時代,英特爾左右搖擺,沒有堅決地將生產線轉到手機芯片制造上。

好不容易搭上了蘋果的快車,英特爾一度在市場份額躋身世界前三,卻又因為基帶信號差、網速慢等問題,被蘋果淘汰。

2019年7月,英特爾宣布將5G基帶業務賣給蘋果,相當于宣告放棄了移動平臺。

外憂迭起,內患漸起:面對越來越卷的芯片行業,英特爾的商業模式,也變得落伍了。

英特爾的商業模式,簡稱“一條龍”,即自己設計,自己制造,自己封裝,所有的工作,全部自己完成。

放在十年前,這樣的模式是沒有問題的。

因為英特爾主導行業的發展,技術、科研、資金、設備都是業內頂尖的,“一條龍”反而能保護技術,筑牢護城河。

臺積電的崛起,改變了行業規則。

專注代加工的臺積電,將代工技術做到極致,實現了制造進程的領先。

1659938628479656.png

2021年全球芯片代工市場份額

比如,臺積電、三星的7nm工藝早在2018年已量產,三星的3nm今年也已經量產了。

反觀英特爾,7nm工藝發布時間推遲至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初,被外界戲謔為“牙膏廠”。

可以說,僅制造工藝,英特爾就落后了臺積電、三星一個身位。

制造工藝直接決定芯片的性能,最終影響銷量。

AMD沒能力制造,索性交由臺積電代工,自己則專心搞設計。

早在2018年,AMD就發布了其基于臺積電7nm制程工藝的桌面端CPU,性能超過同級別的英特爾芯片,定價也頗有優勢。

一晃4年過去了,英特爾自己制造的7nm CPU才姍姍來遲,被戲稱為“擠牙膏”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8140007.jpg

英特爾、臺積電、三星工藝比較

芯片行業分工越來越精細化。

比如,臺積電每年投入百億美元,只為了死磕制程。

英特爾雖然有錢,但攤子太大,像臺積電這樣瘋狂投入研發制程,也不現實。

英特爾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行業,焉能不?

產品沒競爭力,技術沒突破,衰落是必然的。

03能否重回巔峰

自1968年成立以來,英特爾歷經大風大浪,幾度沉浮。

這一次,英特爾也在調整自己的戰略:

一是推出IDM2.0模式。

簡單來說,就是向臺積電、三星學習,承接芯片代工業務。

在此之前,英特爾還決定斥資200億美元新建兩座全新芯片廠,大幅擴容制造能力。

1659938706211439.jpg

英特爾工廠

二是抱住臺積電的大腿。

英特爾第14代CPU“Meteor Lake”,使用自家Intel 4(7nm)工藝制造。

為了避免技術上的不確定性,以防生產及發布時間延遲,英特爾已決定將部分采用臺積電5nm工藝制造。

曾經的王者,尋求他人援手,實在是無奈之舉。

三是調整產品方向。

物聯網、人工智能方興未艾,對GPU需求強勁。

英特爾決定加大GPU產品研發,以獲得新的經濟增長點。

那么問題來了,英特爾能走出谷底,再創輝煌嗎?

在我看來,沒那么容易。

從外部看,無論是搞代工,還是推GPU,英特爾面臨的是臺積電、英偉達這樣的頂尖對手,競爭非常激烈。

從內部看,英特爾發展數十年,已形成路徑依賴,轉變身份,調整產品都需要時間。

英特爾日漸衰落,核心問題在于丟掉了摩爾定律的主導權。

英特爾重回巔峰的關鍵,要看能不能重新奪回制程的主導權。

今年6月30日,臺積電宣布“下半年量產3nm”,三星也緊隨其后宣布3nm制程量產。

更為先進的2nm工藝芯片,臺積電計劃于2024年開始量產,三星計劃是2025年。

正所謂,一步慢步步慢。

臺積電、三星跑得如此之快,落于人后的英特爾,短時間內想要趕上不容易。

更為現實的是,英特爾下次還“跳票”嗎?

 

Copyright 2005 158JIXI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電話:182-1006-2835、159-1097-4236
郵件:bjsxzdh@126.com 京ICP備08002410號-2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3934號
游泳教练你怎么那么大